当前位置:首 页 宠物资讯 宠物驯导师:有人年入百万,有人入不敷出

宠物驯导师:有人年入百万,有人入不敷出

近年来,将宠物送到训练学校的宠物主越来越多。宠物行为训练服务的需求正在逐年增长,其中“不良纠正行为”成为宠物训练的第一大需求。其他还有宠物犬技能培训、打造网红宠物狗和宠物犬竞技训练等,也都是这些宠物入学的理由。

近年来,将宠物送到训练学校的宠物主越来越多。

吴起对燃财经表示,宠物行为训练服务的需求正在逐年增长,其中“不良纠正行为”成为宠物训练的第一大需求。其他还有宠物犬技能培训、打造网红宠物狗和宠物犬竞技训练等,也都是这些宠物入学的理由。

但在过去很多年,宠物驯导师并不广为人知。除特殊犬种的培训师外,这一职业并未完全走入市场。近年来,随着养宠的普遍化,宠物驯导师的职业才逐步融入普通百姓生活。

如今从业已经16年的吴起回忆表示,在他的印象中,大概从2017年开始,上门找他做宠物训练的宠物主开始逐渐增多,宠物训练行业的从业者和宠物学校也随之迎来了增长。“实际上,早在2006年,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就编写了《宠物驯导师国家职业标准》,确定了宠物驯导师这个职业。但直到近几年,这个职业才被更多人熟知。”

这背后,与宠物消费升级的大潮密不可分。

近年来,随着宠物主对家庭宠物“儿子”、“闺女”称谓的变化,宠物被“家人化”,宠物主在猫狗人均单只年消费金额逐年增长。《2021宠物食品行业消费洞察报告》显示,2020年中国养宠(猫狗)人均单只年消费金额达6653元,同比增长14.98%。

除了衣食住行,为了让宠物更好地与主人相处,宠物主在教育方面的投入也有所提升。《2019宠物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消费者在宠物洗浴美容等基本服务上投入逐渐增加的同时,也愿意为宠物训练、保险、殡葬、运动娱乐、摄影等新兴服务行业买单。

但宠物学校的培训并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。90后孟欣便颇为苦恼,“我的‘主子’从宠物学校回来后,没多久就恢复本性了。”

孟欣的宠物狗“人来疯”是只精力充沛的哈士奇,除了掌握祖传的拆家技能外,还是个白天睡觉晚上嗨的“时差青年”,几乎快要把孟欣折磨崩溃。于是孟欣花了6000元将它送去上了一个月的学,为的就是让它养成良好的生活作息习惯。

刚从学校回来的前十天,“人来疯”犹如脱胎换骨,家也不拆了,夜也不熬了,孟欣逢人就吹自家二哈是“人中龙凤,狗中典范”,自己这6000元钱花得太值。没想到不到半个月,“人来疯”一夜回到解放前,在学校学到的那份乖巧完全不见踪影。

和孟欣有着相似经历的宠物主不在少数。宠物驯导师、宠物幼儿园的园长那莎对燃财经表示,宠物出现不良行为习惯的问题,大部分是宠物主人的问题,这已经成为大部分养犬人士的共识。因此,很多训练机构和驯导师也会要求宠物主参与到宠物训练中来。“如果只是单纯的寄养式训练,宠物回家后,时间长了还是会出现问题。”

而另一方面,尽管相较于前几年,我国宠物训练行业的渗透率已经有了小步提升,但“收费价格高”和“找不到专业的训练机构”依旧成为阻挡宠物主选择这些服务的沟壑。

吴起对燃财经表示,目前宠物驯导行业仍处于起步发展阶段,宠物驯导服务关注度不高,也正说明着宠物驯导存在较大的潜在消费市场,良好的市场引导及用户教育非常必要。“对于目前国内缺乏行业统一标准,驯导师水平良莠不齐,场地条件参差不齐等问题,还需要全行业共同合力解决。”

增长的宠物培训需求

两年前,辛冉家里迎来一位新成员,是一条名为“麦兜”的拉布拉多犬。小时候的“麦兜”性格温顺,很是听话,但随着它逐渐长大,画风突变,性格狂野,像个精力过剩的小男孩一样,破坏力十足。

辛冉对燃财经表示,“麦兜”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喜欢扑人、随地尿尿和乱咬东西。“扑人倒不是有攻击性的那种,就是想和你玩,但方式太过热情。几十斤的大狗扑过来,一般人还是消受不起的。以前麦兜在家里都是放养的,但因为它喜欢乱咬东西,家里不少家具都遭了殃。”

“麦兜”这一系列行为令辛冉头疼不已,她开始在网上搜索各种训狗方法,也由此了解到有专门的宠物训练学校存在,专门收治像“麦兜”这样的“问题狗”。于是,辛冉火速在网上咨询了几家学校,为“麦兜”选择了一家寄宿制的宠物学校,开启了为期一个月的封闭式训练。

吴起家的宠物狗也曾遇到过和“麦兜”一样的情况。

2005年左右,吴起家宠物狗突然“性情大变”,家里没人的时候总喜欢乱叫,为了不被邻居投诉,吴起开始想办法训练它。“那个时候别说宠物学校,就连宠物驯导师都不容易找。”

费尽一番精力过后,吴起终于在一个论坛中找到了一位训练警犬的退役军人,他将自己的宠物送去进行了一段时间的“特训”。

让吴起没有想到的是,结果训练后,狗狗坚持了两个月就又恢复了原状。于是,他开始上网查资料,准备自己训练。国内资料少,他就想方设法查看国外的资料。

在学习的过程中,吴起逐渐了解到当时国内的训狗方式大部分以服从教育为主,很多国外先进的训练经验并没有进入到国内。

因此,吴起有了创办一家宠物乐园的想法。但此时,在外界看来,毕业于南京大学的吴起,正在从事的是一份高薪且体面的工作。对于他放弃大好前程从事宠物行业且还是一个未开垦的行业,家人和朋友都表示不理解。

即便顶着压力,吴起还是在2006年创办了宠物乐园。但两年后由于种种原因,宠物乐园不得不“关门大吉”,60亩地的乐园变成了几十平米的宠物店。

即便如此,吴起并没有放弃,他开始钻研宠物训练知识,带着自己的宠物狗训练,并参加国际赛事。

慢慢地,吴起在行业中的知名度越来越高,上门咨询和找他训练宠物的宠物主也逐渐增多。“现在,越来越多的宠物主开始意识到宠物训练的必要性,这种需求正在日渐增多。”

市场趋热

2016年,吴起开始长期设立宠物教室,定期为宠物和宠物主授课,类似家庭宠物亲子的模式就这样建立起来了。

也是在这一年,资本从观望的状态一猛子扎堆进入宠物行业,让这个行业一跃成为资本布局的“香饽饽”之一。

上市公司瑞普生物于2016年9月和2017年5月先后两次对瑞派宠物投资,金额分别为2000万元和2.45亿元。2016年底,高瓴资本投资芭比堂动物医院和安安宠物;2017年9月,新希望注资5000万元,宣布成立“猫宁宠控”公司,正式涉足宠物行业;同年底,美联众合动物医院获得亿元投资。

也正在宠物行业备受资本关注的2017年年初,有风险投资公司找到吴起,想要对他的工作室进行注资。

“那一年,不仅宠物行业供应链端和医疗端介入大量资本,服务端也逐渐获得了资本关注。但宠物培训比较特殊,它不是一个能赚快钱的领域。在C端需求尚未被引爆的情况下,单靠资本没办法快速催熟宠物训练。”吴起表示,在经过一番熟虑之后,最终选择拒绝投资机构。

但大批资本的涌入,还是在某种意义上推动中国宠物行业进入发展快车道。与此同时,也吸引了更多宠物爱好者加入到宠物驯导这一细分领域。

那莎便是其中之一。那莎拥有一只中华田园犬,但敏感胆小,经常乱叫还到处躲人。在从网上查阅了一些训练方法,尝试训练不仅无果反而问题更严重了之后,那莎选择了去进修专业的宠物行为训练课程。

2019年,已经是一位成熟的宠物驯导师后,那莎辞掉了众人艳羡的公务员工作,创办了一家宠物幼儿园,为宠物提供托管与训练服务,还尝试带着宠物主和宠物一起去旅行。

彼时,尽管大众对宠物训练的接受度有所提升,但那莎还是担心客流不稳定。于是,拿出6万元找了个门面试水。令那莎颇为意外的是,一年时间,她便回本了。

大众点评信息显示,宠物训练一般分学期性收费,包括单个动作、性格训练,以及养一只新宠物的常规训练等,不同项目价格不同。以北京地区为例,大部分宠物训练课程的收费在4000元以上,贵的甚至高达一两万元。

吴起对燃财经表示,很多人将宠物送来接受整套训练,全天托养,一个月的花费,就要七八千元。因为狗主人的要求比较高,会委托学校购买高端或进口的狗粮。此外,平时还要补充牛肉、鸡肉、鸡蛋黄等。所以,每个月的饮食费用可能就占据了四分之一。

除了吃得好,还必须有专人关注它们的运动。“比如边境牧羊犬,每天的运动量要达到10公里。为此,训犬师必须采购专门的自行车和遛狗器,每天带狗外出跑步。同时,要随时关注跑步的速度和运动量。”

此外,吴起表示,这些宠物还要接受专业的训练课程。训练内容从最基本的服从训练、明白手势口令等,到较难的社会化训练,比如增加抗干扰能力、绕腿、转圈等技巧动作,还有更难的超远距离指挥、飞盘花式表演等。

“如果说,一般的狗只是需要满足吃喝等基本需求,那这些狗就是‘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’。而一年在狗身上花费几万元的家庭,不在少数。”

前景广阔,但不足也多

宠物消费市场这块蛋糕究竟有多大?

近两年来,养宠人群大幅增长,2021年城镇宠物(犬猫)主6899万,比2020年增长8.7%。这也使得宠物消费市场规模不断扩大,《2021年宠物行业白皮书》数据显示,2021年,城镇宠物(犬猫)消费市场规模达2490亿元。

虽然中国宠物行业规模已达到2065亿元,但宠物培训仅占到其中的0.5%。国联证券指出,宠物市场可细分为宠物食品、宠物用品、宠物医疗和宠物服务四大类。宠物训练则与洗澡美容、寄养等服务一起归类到宠物服务业当中。2018-2020年,这一细分的市场规模从163.97亿元下降到121.84 亿元。

虽然上述机构也预测指出,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及人均单只宠消费的增加,宠物服务有望迎来增长。但这个看似前景广阔的宠物训练市场中,有人可以年入百万,有人却因为赚不到钱不得不离开。

那莎坦言,宠物训练部分的收入不太稳定,有时一个月能赚个两万多元,但没课的时候可能一个月一分钱都赚不到。

那莎的“宠物幼儿园”去年关停了,现在她以独立驯导师的身份继续在行业中前行。“关掉‘幼儿园’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,另一方面我也想要在内容方面发力,打造个人在行业中的影响力。”那莎表示,在宠物训练行业,个人IP几乎决定了从业者能走多远。

入行一年的驯导师笑笑在春节前彻底离开了这个行业,春节后回到了自己的“老东家”——一家图书编辑公司。笑笑对燃财经表示,自己曾为爱犬找过驯导师上门培训,以为宠物培训师是一个既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又时间自由的职业,便考取了从业资格证。

“现实情况就是没有充足的经验和学习能力真的干不下去,能接到的单比较少,挣的完全不够花。”笑笑表示,自己很喜欢跟宠物在一起,未来可能还会以兼职的方式从事上门训练的工作。

吴起只是少数从中脱颖而出的一个,他便是那莎口中个人IP打造成功的从业者,依托宠物训练培训,吴起将创业蓝图拓展到宠物乐园、内容媒体和电商平台等各个领域,也成为行业中为数不多的年入百万元以上的存在。

吴起告诉燃财经,创业的前八年都非常困难,宠物训练行业太过小众,因此社会经济回报并不明显。“宠物训练是门拥有广阔前景的好生意,但现阶段不一定是门赚钱的生意。主要原因是目前宠物培训行业尚处于起步阶段,渗透率太低,需要持续进行用户市场教育。”

吴起指出,一方面,消费者教育是需要时间成本的,而后才会迎来需求爆发,这个过程会让很多其实想要进入行业的人望而却步。“欧美很多国家在宠物主正式养宠前,就会有相应的培训,考试通过才能养宠物。对比之下,我国的宠物主的消费意识尚处于后置阶段,即不太会选择从小培养或提前干预,大部分宠物主会在宠物出现问题以后才选择宠物训练。”

另一方面,虽然宠物训练逐渐被大众接受和认可,但比起在吃和用上的开支,宠物主在教育上的投入并不算多。且宠物培训通常是一次性消费,复购率较低。这也是宠物培训行业一直以来的痛点。

与此同时,吴起还强调,宠物培训因为发展时间较短,驯导师的良莠不齐也给整个行业的发展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。

如吴起所说,李然在几年前收养了一条流浪狗。在家的时候,宠物狗表现一切正常,但一旦到了户外就喜欢乱叫,还追着别人家的宠物狗咬。李然在网上了解到,出现这一情况的原因是宠物狗此前的流浪经历,让其缺乏安全感。

之后,李然试着自己训练宠物狗,但收效甚微。最后,李然花了8000元将宠物狗送去了宠物学校,接回来时发现狗狗的确改掉了咬人的毛病,但却没有了往日的活泼劲儿,甚至害怕见人。

在微博等社交平台,和李然有一样遭遇的宠物主不在少数,他们无一例外,都认真地给自家“主子”挑选学校,希望给“主子”提供最好的教育。但要么效果甚微,要么保持不了几天,更有甚者,狗狗变得怕人内向。

寻找专业训练机构成为宠物主的主要诉求。在如今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宠物主获得养宠经验的途径变得多元化,这也对驯导师提出了更高的挑战。除此之外,现在很多宠物店也开设了宠物训练业务以作为主营业务的补充,有些驯导师也出现了资质和经验不足的情况。

吴起对燃财经表示,宠物训练是一个需要终身学习的领域。一方面,媒体的助推让宠物训练逐步走进大众视野。另一方面,短视频的快速崛起,使训练机构和从业者有了快速出圈的机会,这就更需要从业者通过不断学习来夯实自身业务能力。

吴起指出,宠物行业属于专家引导型行业,兽医师、美容师、训犬师对于养宠人起到比较重要的引导作用。

“宠物驯导师通过努力可以更好的提升自己,把训练宠物的经验投入到帮助社会解决宠物扰民问题,甚至培养服务犬帮助弱势群体,能让这个职业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。”

阅读:384   日期:02-17



扫码关注

欢迎访问汪汪宠物网 ~~

事件薄 |
http://www.wwcww.com/dsj/pet/file/titlepic/192508/ejay0xwihbn.jpg